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大黎解案录:第二十章 询问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大黎解案录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罗捕头,凝香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正思索着,忽的一道声音传来,罗元觞转头一看,一名紫衣姑娘正站在门口张望着,面色微羞,眼中含着期待。

    罗元觞大步走出,眼神依旧锐利。凝香一见,俏脸再一次唰地绯红。俊美男子对花季姑娘的吸引力,许多人是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凝香姑娘,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?

    罗元觞望着此刻有些发愣的凝香,问道。

    凝香呆滞看着罗元觞的眼神猛地一晃,终于回过神来。看到罗元觞与自己靠得甚近,凝香羞涩地低下了头,连连后退一步,定了定心神。

    罗,罗捕头,凝香,凝香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,是关于昨天晚上的。罗捕头,你

    罗元觞没有在意凝香的奇怪举动和奇怪言语。这种时候,比起凝香,他自然更加关心案子。

    哦?凝香,你可知道昨天晚上还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么?听闻又一条线索,罗元觞兴奋地两手抱住凝香的香肩,语气陡然上扬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一下,让二人靠得更近了。此时,凝香俏白的脸越发地涨红,胸口早已鹿乱撞,眼神莫名恍惚。

    罗捕头,别,别这样。凝香柔语呢喃地推开罗元觞,转过身去舒口气,缓了缓心神,随后才继续道:

    罗捕头,昨天晚上亥时之后进入梳妆间的,可不只我们三个。据我所知,有一个人,也进过梳妆间。

    罗元觞挑眉,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地追问:是么?可以告诉我,那人是谁么?

    凝香转身扫过人群,目光环视一周,随即定在人群中一名怯生生的黄裙姑娘身上。

    凝香指着那黄裙女子,道:罗捕头,就是她。她叫舞裳,也是我们蓝月坊的一名舞女。还记得,那天晚上我真真切切地看到舞裳回来过。

    罗元觞问道:那你还记不记得,那大概是什么时辰?

    凝香迟疑了一会,喃喃道:那时候,红鸾应该还在台上,我还没有梳妆间准备。当时,舞裳也仅仅进去半刻便离开了。随后一会,我便进梳妆间准备了。所以,舞裳出现之时应该是亥时三刻左右。

    三名嫌犯已经够多了,此时却又多了一个,罗元觞不由得更加头疼。但话又说回来,多一条线索,也就多了一分找出真相的可能。

    舞裳姑娘,你可以过来一下么?

    罗元觞朝着人群的方向朗声喊道,那名黄裙女子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,有些惶恐地转过身来,缓缓走到罗元觞面前,眼神茫然无助。

    舞裳姑娘,你昨天晚上可是回来过?你可有,进过梳妆间?

    我,我昨晚

    罗元觞问得直接,舞裳也是支支吾吾的,半刻都说不出话来,乌黑的眼眸闪过几抹忸怩与由于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一道严厉的喝声打断了舞裳。抬头一望,青蝶似乎已经在后面听了许久。方才罗元觞和凝香的对话,恐怕已经被她尽数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罗捕头,我保证,舞裳她昨晚没有出现过。不过,昨天晚上的确有个本不该回来的人出现了。但那个人,并不是舞裳。此刻的青蝶声色俱厉,一板一眼。她似乎格外笃定,舞裳一定与此事无关。

    这又是谁?罗元觞急切地问道,青蝶,你好好说,你看到的那个人究竟是谁?

    青蝶转身环视人群,扫过一眼后回过身来,道:罗捕头,那个人,今天并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在案件上报的一刻,罗立海第一时间便派人将现场封锁。蓝月坊内的众人,按理说是不可能离开的。

    青蝶道:罗捕头,这个人,你怕是也知道。她今日没有出现在这里,只是因为正好抱恙在身。

    罗元觞恍然,青蝶所说的这个人,不正是今日碰巧没有现身的栀月么?

    青蝶姑娘,你的意思是,栀月昨天晚上也回来过蓝月坊?

    青蝶肯定颔首,她自认绝对不可能看错。她虽进入蓝月坊不过三月,但她却是听闻栀月的名声才慕名而来。所以,栀月的相貌身形,她实在是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嗯。我记得非常清楚。那是亥时五刻左右,栀月当时似乎是来找红坊主的。她们俩,似乎在聊什么事儿。不过,后来稍稍一晃眼,栀月就不见了。至于栀月最终到底什么时候离开,我也不太知晓。

    罗元觞沉思道:所以说,栀月有没有进入梳妆间,你并不知道?

    青蝶道:不错。罗捕头,若你想知道个中详情,不如直接去问坊主。坊主当晚和栀月聊过,她应该会对这件事比较了解。

    《大黎解案录》japanesefreel国产home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bj-dfxf.cn/tab/162071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大黎解案录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